◈ 第4章

第5章

「終於錄入成功了!」

蘇子墨看到腦海里那捲經書上那一行字後,眼前不由一亮,心中更是一喜。

就連臉上的神情都微微有點激動起來。

因為他那入幕之賓花名冊上終於有了第一個入幕之賓,而且還是輪海境六重的高手。

雖然這輪海境六重在高手如雲的大乾王朝都城中,並不算什麼,但也不算弱。

更重要的是,顧煙雨每個時辰就能夠給他提供一萬點經驗值,這些經驗值可以用來提升他自身的實力。

也許用不了多久,他的實力也將突飛猛進。

「大道之手?」

接着,蘇子墨把目光放在了剛剛獲得的獎勵——大道之手的說明上。

大道之手:擁有換腐朽為神奇的手段,凡是經過大道之手做出來的東西,都能夠蘊含一絲道蘊。

而這道蘊也許普通人很難察覺到,但是對於實力強大的強者來說,能夠從這道蘊之中感悟大道法則。

因為修為越到後面,想要提升就越難。

如果說前期的修鍊可以用修鍊資源來堆,但是到後面就只能靠自己悟了。

而後面悟的便是大道法則。

正所謂悟道,便是如此。

與此同時,蘇子墨感覺自己的雙手有一陣暖流經過,暖洋洋的,十分的舒服。

他不由睜開雙眼,看向自己那雙修長的手,只是看上去卻似乎並沒有任何的變化。

但是,他知道,他這雙修長的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擁有了能夠化腐朽為神奇的恐怖力量。

同時,他自己那一頁的經驗值那一項數字也隨之時間的流逝不斷快速增加着。

蘇子墨見了後,嘴角不由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優雅的弧度。

「夠四百了!」

很快,蘇子墨的經驗值便已經達到了四百。

蘇子墨毫不猶豫的直接選擇用意念去點擊修為那一項後面的那個「+」號。

瞬間,那四百經驗值便消耗完了。

接着,他的修為也由原來的淬體三重瞬間變成了淬體四重。

同時,修為後面的經驗值也變成了0/500。

也就是說,想要再次晉陞到淬體五重,則需要五百點經驗值。

不過,這五百點經驗值相對於蘇子墨每個時辰能夠從顧煙雨那裡獲得的一萬經驗值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很快,蘇子墨的經驗值便又達到了五百點。

他就沒有絲毫的猶豫,消耗了那五百多經驗值,然後把修為提升到了淬體境五重。

接着,又是淬體境六重!

淬體境七重!

……

一直到淬體境九重,才停了下來。

而到了淬體境九重之後,需要的經驗值則是一千了。

在他還是淬體境時,每提升一重修為則需要在上一重的基礎上增加一百點經驗值。

也就是說,淬體境五重晉陞到淬體境六重時,需要消耗六百點經驗值。

然後依此類推。

「淬體境九重了!」

蘇子墨看着自己修為蹭蹭蹭的不斷往上漲,整個人都處於說不出的興奮和激動之中。

同時,隨着他實力的不斷提升,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這是他之前所未曾體會過的強大。

他很喜歡這種強大的感覺。

如今僅僅只是淬體境九重便已經如此強大了,若是晉陞到通脈境,甚至更高的境界,那又得該有多強大呢?

他心中頓時充滿了期待。

「淬,淬體境,九,九重了?」

坐在蘇子墨身旁的顧煙雨頓時整個人都傻眼了,一雙美眸更是瞪得大大的,那張完美的嘴也因為震驚而張得大大的,眼神里更是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震驚神色。

顧煙雨震驚的不是因為蘇子墨的修為是淬體境九重。

說實話,以他輪海境六重的修為,根本就沒有把這淬體境九重放在眼裡。

她震驚的是,蘇子墨竟然在這短短片刻鐘的時間內就直接從淬體境三重突破到了淬體境九重。

這突破速度,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放眼他們整個大乾王朝,也是聞所未聞之事。

這一刻,顧煙雨開始有點相信蘇子墨之前所說的話了,覺得蘇子墨之前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而實力大損,如今正在快速的恢復着。

否則,哪怕是那些妖孽天才,也不可能在這片刻時間內從淬體境三重接連突破到淬體境九重。

「或許他真的可以幫我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到元神境!」

這一刻,顧煙雨竟然隱隱有點期待起來,那雙美眸也不由露出一絲希望的光芒。

這一刻,蘇子墨在顧煙雨的心中也變得更加深不可測起來,就連望向蘇子墨的眼神都變了。

「時間不早了,顧姑娘請回吧,蘇某也準備一下,好參加晚上煙雨樓的大演。」

很快,蘇子墨從驚喜中回過神來,然後把目光投向了旁邊坐着的顧煙雨,淡淡一笑道。

尤其是看到顧煙雨那震驚的神情,他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他之所以當著顧煙雨的面晉陞,一來是太激動了,想要迫不及待地試試那經驗值是否真的能提升他的修為。

畢竟,他之前都沒有嘗試過,也不知道真假。

不過,這不試不知道,一試之下,就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他也是被這晉陞的速度給嚇着了。

不過,他知道,這只是因為他修為低的緣故,越到後面所需要的經驗值就越多,想要提升修為就越難。

不過,有了那入幕之賓換成,只要收錄足夠多的入幕之賓,那他以後就再也不缺經驗值了。

二來,他也是故意在顧煙雨面前表現出來,讓顧煙雨相信他能夠幫助顧煙雨在三十歲之前修鍊到元神境。

以後他要待在這煙雨樓中,自然少不了顧煙雨的照顧。

如今他算是把顧煙雨和他綁在了一起,在他強大起來之前,顧煙雨自然會保護好他了。

「那,那好,煙雨就先告辭了!」

蘇子墨的聲音頓時驚醒了一臉目瞪口呆的顧煙雨,顧煙雨接着點了點頭,然後起身跟蘇子墨告辭道。

只是,顧煙雨內心卻還是未從之前的震撼中恢復過來。

不過,顧煙雨也沒有問蘇子墨是怎麼做到的。

以她的聰明,自然知道什麼可以問,什麼不可以問。

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不該問的自然不會多問了。

等顧煙雨離開後,蘇子墨則開始計划起晚上煙雨樓的大演來。

有了這入幕之賓的花名冊後,蘇子墨打算藉此大演的計劃好好表現一番,也許能夠再為他吸引幾位實力不錯的入幕之賓。